中国电解铝产能加速向印尼转移

2022年12月21日,印尼总统对外宣布,从2023年6月开始,印尼政府将禁止铝土矿出口,希望借此吸引外资赴印尼投资并增加当地就业机会。这是继2014年印尼政府出台铝土矿出口禁令后的又一次限制。美国地质调查局数据显示,印尼铝土矿储量位列全球前五,主要以三水铝石型铝土矿为主,具有高铝、低硅、高铁的特点,矿石质量好,适合耗能低的拜耳法处理;而我国的一水硬铝石型铝土矿,总体特征是高铝、高硅、低硫低铁、中低铝硅比,矿石质量差,加工难度大。正是由于我国铝土矿资源禀赋不佳,多年来,我国铝工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进口资源进行生产。其中,2005年以前,我国以直接进口氧化铝为主,铝土矿对外依存度较低,但随着我国使用进口矿的氧化铝产能不断扩大,转为进口铝土矿,铝土矿对外依存度大幅提升。其中,我国对印尼铝土矿有过一段十分严重的依赖期。2014年,印尼政府首次禁止铝土矿出口。作为我国最大的铝土矿进口来源国,印尼铝土矿出口禁令使当时我国众多氧化铝企业陷入困境。为化解我国铝土矿资源供应不足风险,2014年之后,我国企业开始推动铝土矿进口来源多元化。几内亚、澳大利亚逐渐成为我国进口铝土矿的两大来源国。尤其是近几年,我国企业在几内亚开采铝土矿卓有成效。截至2020年,几内亚已投产的铝矿项目有9个,计划产量约8000万吨,在建和计划中的铝矿项目有10个,预计增加生产量7800万吨。其中,中资企业在几内亚的铝土矿协议产能为18400万吨,占铝土矿协议总产量的58%。未来,几内亚铝土矿产量将持续处于投产扩张的上升期。

或许正是因为我国企业在几内亚等地成功开采了铝土矿,才使得印尼政府在2017年时取消了2014年的矿厂出口禁令。很显然,此时的印尼铝土矿于我国铝企而言,已不再像之前那样的举足轻重。据我国海关总署数据,2021年我国进口铝土矿1.07亿吨,其中51%来自几内亚,32%来自澳大利亚,印尼以17%位居第三。目前,几内亚和澳大利亚的铝土矿正在提高产能,并稳步增加对我国出口铝土矿中的份额。有分析认为,即使印尼在今年6月再次禁止铝土矿出口,我国在几内亚经营的铝土矿也可以填补这一空白。事实上,印尼政府几次三番地出台矿厂出口禁令,无非就是为了促进外资对印尼重要金属产业的投资,构建本土化的矿产资源加工产业链,提高商品附加价值能力的同时,还能促进就业。而此次出台的矿石出口禁令,印尼政府意在升级发展方式争取我国电解铝产能转移市场。恰逢其时的是,在此次印尼发布铝土矿出口禁令后,于2022年12月23日,南山铝业发布了《山东南山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拟转让电解铝产能指标的公告》。其公告内容为:山东南山铝业股份有限公司为调整、优化产业布局和资产结构,顺应国家产业政策发展,拟对外转让33.6万吨电解铝产能指标。本次拟对外转让33.6万吨电解铝产能指标,对应的电解铝生产线拟关停、拆除,具体包括78台160kA预焙电解槽(核定产能3.6万吨/年)和412台300kA预焙电解槽(核定产能30万吨/年)及部分配套碳素生产线。

截至目前,南山铝业共拥有电解铝产能81.6万吨,若除去此次拟对外转让的33.6万吨电解铝产能指标并关停相关电解槽后,还拥有48万吨电解铝产能。据评估,本次南山铝业拟公开对外转让33.6万吨电解铝产能指标的价值约为22.27亿元。对于当前国内电解铝指标一吨难求的情况下,作为行业头部企业的南山铝业为何要转让33.6万吨电解铝产能指标?对此,南山铝业解释理由如下:一是公司相关电解铝槽型较难满足未来能耗要求,本次拟关停、拆除的电解铝生产线均在2006年以前投产,槽型较为落后,能耗较高,即使通过改造也较难达到国家及山东省政府关于电解铝生产能效基准的长期要求;二是公司电解铝生产以火电为主,发电成本较高,公司电解铝生产所需电力主要来自于自备火力发电厂,近年来由于煤炭价格高位运行,与水电富集的西南等地区以及煤炭富集地区相比,成本劣势明显,且在未来较长时间内都将难以改变;三是火电铝碳排放问题显著,不符合国家低碳发展趋势,本次指标转让后,公司可通过对外采购包括水电等低碳铝在内的电解铝和扩建再生铝的方式,有效解决碳排放总量高问题,也能持续满足客户对低碳产品的需求问题;四是公司优化产业布局,重点发展下游铝深加工业务。本次转让电解铝产能后,公司将进一步将资源投放在下游铝深加工领域,优化公司资产和业务结构,提升资产回报率;五是计划继续扩大高品质再生铝保级综合利用项目投资,为响应国家《“十四五”循环经济发展规划》,切实落实“双碳”目标政策,推进铝资源回收利用,公司2021年投资建设了10万吨再生铝保级综合利用项目,回收来源以罐体、罐盖、汽车板等主机厂生产的工艺废料及从市场回收易拉罐为主,填补了我国在再生铝循环利用领域的空白。

理论上讲,南山铝业的解释客观充分。但始于此,却不止于此。有分析认为,南山铝业此举或许还有其他考虑,即高价转让国内电解铝产能指标,意在集中资金布局印尼电解铝项目。南山铝业印尼项目位于印尼宾坦岛东南部,是印尼重点建设项目之一,也是南山铝业海外重点投建项目。该项目包括的年产200万吨氧化铝项目已全面建成投产。更为重要的是,南山印尼项目还远期规划100万吨电解铝产能项目,一期年产25万吨电解铝厂正在建设。2022年11月,南山控股董事长宋建波应邀参加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时表示,南山项目将进一步拓展业务范围,优化产业结构,延长产业链,通过矿产资源的深加工,推动印尼工业化的发展,增强经济实力和活力,提高印尼在国际市场的综合竞争实力。南山铝业正是在此背景下,高位出让国内电解铝产能指标,实现经济效益最大化,所以也引起了外界对其加大对印尼项目投资的推测。据了解,目前我国已有7家企业在包括印尼在内的东南亚地区投建了电解铝项目,合计约1000万吨电解铝产能。其中,南山铝业100万吨、博赛集团100万吨、华锋集团100万吨、浙江华友200万吨、宁波力勤公司200万吨、天山铝业100万吨、栾川钼业200万吨。

另外,当前我国国内影响电解铝产业发展环境的不利因素仍然较多。受国际国内能源危机的影响,近年来煤炭价格处于相对高位运行,火电铝生产成本居高不下,加之火电铝产业还面临降低碳排放的重大压力,所以未来生存空间更加受限。再说水电铝产业,近年我国电解铝产能整体趋势是向水电丰富地区的四川和云南地区转移,但问题是我国水电资源并不丰沛,尤其是枯水期带来的影响一时难解,这一两年云南省的常态化限电、停产,也对电解铝企业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水电铝似乎也并没有想象得那么顺风顺水。可见,电力资源仍然是目前横在我国大体量电解铝产业面前的一大障碍。近日,贵州电网对省内电解铝企业实施第三轮停槽减负荷,1月5日,贵州电网发布通知称,由于电力吃紧,对该省电解铝企业实施第三轮停槽减负荷。通知要求,对贵州华仁新材料有限公司、遵义铝业股份有限公司等5家电解铝企业实施第三轮停槽减负荷50万千瓦。据相关数据统计,此前实施的两轮限电规模测算的限产总负荷量100万千瓦,转换成电解铝年化产能达64万吨。根据第三轮减负荷要求,贵州电解铝企业或需要再度减产30万吨左右。新春伊始,又有消息传出,称云南省因电力紧张再度压减10%~20%电解铝产能。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自年前贵州减产“三连击”到近期云南省可能再度减产,无不反映出西南地区当前水电压力较大问题的现状,所以我国西南地区枯水期电力供给压力仍不容忽视,且就目前看,对电解铝产业具有常态化影响的趋势。一方面是铝土矿资源丰富国家发展铝土矿深加工的迫切需求;另一方面是国内龙头铝企主动出让国内电解铝产能指标,所以,未来在能源供给和资源供给均受困的环境下,国内电解铝产能或将加速向国外转移。与几内亚相比,印尼与我国距离较近,且基础设施建设也要略优于西非地区。基于以上分析,预计未来我国电解铝产能或将加速向印尼地区转移,且不排除印尼和几内亚一起博弈我国电解铝产能转移意向局面的出现。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作者: IndonesiaDaily

即时更新,为您报道最新的印尼资讯,看印尼尽在每日印尼indonesia-daily.com。

为您推荐

业界要求印尼政府对塑料制品征收反倾销进口关税

印尼芳香烯烃和塑料工业协会(Inaplas)要求政府对塑料制品征收反倾销进口税(BMAD)和保障措施进口税(BMTP)。Inaplas国内总监表示,他们鼓励印尼反倾销委员会(KADI)和国际贸易保护委员会(KPPI)立即确定塑料制品的反倾销进口税(BMAD)和保障措施进口税(BM...

印尼工业部揭示本土陶瓷行业低迷停产的原因

工业部(Kemenperin)揭示了陶瓷行业低迷的原因,该行业的生产效率持续下降,导致7家公司停产。工业部水泥、陶瓷和非金属矿加工局功能性工业发展官员表示,最初当地陶瓷的竞争力因天然气价格高企而下降,而廉价进口陶瓷的涌入则使情况变得更糟。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陶瓷行业一直存在严重问题...

非法进口商品涌入印尼市场情况非常严重

贸易部长日前透露,印尼进口商品数据与非法进口商品数量存在巨大差异,贸易部(Kemendag)发现进口商品数据存在数亿美元的差异。他们收到的七种产品的BPS官方数据与来自原产国的数据之间存在很大差异,原产国记录的价值为3.6亿美元,但印尼方面的记录只有1.16亿美元。这七种产品分别...
返回顶部